世界酷-最酷的世界之最大全

古代宦官专权为何屡禁不止 其实道理也很简单

时间:2020-08-19 08:30编辑:世界酷来源:www.shijieku.cn最记录: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故事 > 正文手机阅读

  黄宗羲在《阉宦》中对宦官之祸停止的深入的分析,提出相应的改革计划。宦官,原属内廷待从、用奴,不能也无奈参与政治流动,但宦官是封建君主的虔诚的贴身奴才,他们可能仰仗此特殊关系来攫取权势,进而为祸江山社稷。

image.png

  黄宗羲把宦官成绩作为重要的历史经验列入“大法”,有其深入的历史渊源和事实背景。中国的宦官史长达两千年之久。在封建民主日益强化的过程中,君主住往应用宦官中的上层分子去监督和钳制群臣,而宦官则孤假虎威,应用君主的私心,谋权篡位,以致逐步演变老本质上是宦官专政的顽劣政治场面。君主和宦官犹如狼和狈,相反相成,谁也离不开谁。这种状況,历代皆然。宦官为祸是自东汉始,随着在中国封建社会的始终演进,宦官之弊更加显著。周代,宦者已列入官列;至周代前期,宦官干涉政务日多,势力日大;自秦汉当前,宦官制进一步成为封建政权体系中的重要组成局部;“汉唐以来虽号为君主,然权势实无余,不能不有所分寄。故西汉与宰相外共天下,东汉与太监名士共天下,唐与后妃藩镇共天下,北宋与臣共天下,南宋与本国共天下,元与忠臣番僧共天下,明与宰相大监共天下,本朝则与胥吏共天下耳。

  可见,中国历史上宦官为祸最为凶猛的是东汉、唐代和明代。第一次是在东汉期间,这时的宦官因阿谀奉承而遭到信赖,因攀龙附凤而涉及政事,逐渐掌握了朝政实权,甚至军国大权。第二次是在唐代,在君主与官僚团体的矛盾斗争中,这时的宦官往往由于君主宠信而掌握了军政大权,逐渐成为生杀予夺,立由己的专权者。第三次是在明代,此阶段的宦官多被君主重用,而他们也甚器尘上,公然侵夺国家正轨行政系统的权势,使得群臣屏息,朝野怨愤,其恶迹昭彰,多次引发骇人听闻的动乱。

  明朝政治的典型特色就是宦官专权,黄宗羲在本篇中首先历数了明朝宦官的各种所作所为,其肆无忌惮触及到政治、经济、司法等各个方面。接上去,他又详细论述了宦官是如何祸害朝廷天下的。原本,宦官与朝臣是各司其职的,宦官的职责在于服侍君主的喜怒哀乐,而朝臣的职责在于要做君主的良师益友。然而,因为宦官的坚贞不屈以及他们对君主的蛊感,使得君主认为朝臣的处事之道也该当和宦官一样。于是,士大夫也逐渐变得与宦官一样谄媚无骨,究竟使得“一世之人心学术为奴婢之归者”,而忠肝义胆,刚直不阿之人也随之绝迹了。

image.png

  宦官之祸不可不谓之惨烈。黄宗羲也以为,明朝的官之祸为历代之最,他对明朝的宦官之祸痛心疾首,重复用了三句话表明其杰度之甚:“然未有若有明之为烈也。”“其祸未有若是之烈也!”“祸不若是其烈与!

  明朝开国之君的朱元璋对宦官成绩的意识是比较昏迷的。在统揽军政大权于一身之后,他留意到了前朝宦官簋权、尾大不掉的历史经验。同时,朱元璋不能容忍宦官妨碍独裁,于是他严禁宦官“预政典兵",“预者斩”!明令宦官“止可使之供酒扫,给使令而已”。

image.png

  然而,宦官已和封建君主结下不解之缘,已成为封建民主的痼疾,绝不是靠一代帝王就能根除的。在明成祖朱棣期间,宦官日益遭到重用,势力越来越大,官位越来越高,逐步走上专权的路线。这是有其深入的历史背景,明成祖夺取帝位时得益于许多宦官为他通风报信,刺探密情。所以,朱棣即位后,对宦官比较信赖,授予他们出使、镇守、监专征等职权。自永乐朝始,宦官势力大增,人事大权在握,其权利很快由地方伸向中央,遍及朝野,人数大增,终自成体系。十二监中的“司礼监”气势尤为显,超然于王法之外,成为朝廷之外的一个特殊朝廷。

  窃得权势的宦官理想上已经不再是百依百顺的奴仆,他们和恶权利内外匀,呼此彼应,根株大窟,构成了一个错综简单的权势网。到英宗时,皇帝无事不从宦官,“权重震主”;司武宗时,“可礼监”头目刘瑾竟公然炫履:“满朝公卿,皆出我门”。天启年间,宦官魏忠贤终于把宦官专权的场面推向极政,其党羽竟将魏阉与圣人比列,为他建生多处。又呼之为“九千岁”,权倾帝王之意,已经昭然若揭。朱由检继位后,曾力求救皇权于倾危,严峻打击魏忠贤,但这导致宦官你死我活,从而放慢明王朝走向消亡的步伐。

image.png

关键字:

上一篇:宋真宗才刚刚上台 他为什么将定难五州割让给了李继迁

下一篇:明末时期军阀到底有多混乱 他们的所作所为和强盗没有区别

历史故事排行

历史故事精选